长治统计信息网 欢迎您!当前时间:
数海扬帆
您当前位置:长治市统计信息网 >> 统计文化 >> 数海扬帆 >> 浏览文章

    冬日一场雪

    时间:2018年02月11日    作者:市统计局 周卫平 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阅读:
      

    大寒节气,冷空气发威骤降,一改往日温暖如春二月。昨晚八点多,灯火阑珊,空气里散发着雪的味道。从外面溜达回来,天空零星像小米一样的雪粒敲打着脸上一阵紧过一阵,伴着小区星点灰暗的灯光里徐徐飘落。隔着水汽氤氲的窗玻璃向外望去,这不到十点多钟,沸沸扬扬的雪花簌簌地落下来了。满天小片大片的雪花,借着大街小巷橙色灯光如银蝶到处飞舞。顷刻间,如鹅毛般一样铺天盖地而来,似天工巧匠刷白了津城,净化了大地,装饰了树木,美化了私家轿车,同时也洗刷清了被雾霾熏染人们心肺的天空。津城终于迎来今冬首场降雪,且初雪不下则已,一下则惊人一鸣。据报道,仅夜间几个小时就为津城降雪5厘米以上,达到大雪重量级别了,淋漓尽致地迎来一场经年的大雪。 

    每年入冬后等不到雪飞,俨然成了人们一种心思。天冷雪飘,天经地仪,易不容辞。今冬盼望这场雪已很久,很久了,到了应该是大雪降临的时节。城市天空干渴很久了,生长树木草花的地皮干裂很久了。望雪的人特别对我来说,盯着央视天气预报下雪的地方不属津城,眼神疲困的也很久了。这几日南方气温骤降,老天居然大胆地下起暴雪来,当地爱雪人振臂欢呼,沉浸在下雪的喜悦里。有位同学从杭州发来微信,白茫茫雪一片,翻屏看着有人用白雪堆积各种雪人、长城、动物造型非常幽默逗人欢笑。恰巧,晚上我在电视上看到有关杭州西湖断桥残雪的美丽照片。入冬以来,这一方天地,百天无雨没有雪,树枯大地荒芜苍凉,流感肆虐,大地依旧是千年不变的灰白。事与愿违,只能在电视上遥看别处的白雪皑皑,望别处的山舞银蛇。

    在这里居住生活的人们,冬日里总是想等待一场漫天飞舞的雪,在某个瞬间席卷而来。但自然规律是不以人们的意志转移的。其实,雪不在冬天献身,就在初春绽放。因为雪花是大地万物生长养育的小精灵,它放荡不羁知道大地的渴念久许,它情深风流懂得万物的期许。这不,一场初雪,终于在津城市民的期盼中不期而至,终于让人们企盼多日的愿望得以兑现,嗓眼中又多了一份温润的滋味。

    雪,在大地上是一个分号,标志着冬季的到来和寒冷。今入冬以来,天气干燥少雨,冬至前后,含PM2.5微克在大气层比重天数提升。在这样的环境感染下,心情也颇感烦闷,渴望天能降一场大雪,涤荡这尘埃遮蔽的天空,安抚下躁动不安的心灵。在这近百天无有效降水,对大都市而言无所谓,卖地盖高楼引来百业财源茂盛,财政增收数据喜人,农民也没有多少田地可耕种,没有大山森林防火宣传第一要务,只见街道社区挂几条防燃气火灾禁止放炮的宣传标语口号。若在三晋无雨雪有这么长的天数,各级政府官员到百姓都心急如焚,从上到下整天忙碌的都不着家,在山叉路口戴红袖章防火上岗村民增多。省市气象部门动用“天眼”观察风云变幻预报,财政买单适时进行人工飞机、地面高炮增雨雪来缓解旱情,适时搬掉圧在责任人心口上森林防火这块沉重石头,迎接来年预期有个好收成。今冬三晋大地迎来三次降雪,实施人工降雪功不可莫。

    清晨,起床军号嘹亮,出早操喊声入耳。拉开窗帘,晴空朗朗,西北风呼啸,小区一片皑皑白雪,天地一夜间已然换了新颜。初雪倾洒津城,让人满眼大开,有一种别样的温暖与感动。欣赏白雪之余,倒有点像好久未见的故友重逢的惊喜,让人们周身遍布暖暖的感激。世间久违相逢的事和人,突然呈现在眼前的闪烁辉映,总是那么令人的血管热烈跳跃。望远处低矮房顶上银装素裹,近看白白的雪花缀满树枝头,心头如梨花般盛开着那么十分壮丽。

    现居住小区墙外有十来亩空闲地,干荒蒿草一人多高,枯黄芦苇被大雪圧的东倒西歪。看场院人养殖的五只黑山羊和刚生的两只小羊羔,在雪地里慢慢走动,找寻白雪覆盖后的第一顿早餐。胜似闲庭转悠的公羊母羊和小羊羔,白加黑颜色像国际象棋棋盘上黑方对弈的几枚王马兵棋子,行直斜走多趣,泾渭分明。站在树枝上的五六只群喜鹊飞来飞去,像是正在召开团体早班会,个个欢呼雀跃,喳喳一直叫个不停。仔细观察它们,不是跳跃吻着大自然带来雪的美妙,更不是因下雪的惊喜,共同引吭高歌齐鸣起来,而是拉帮结伙组团,来劫夺树梢旧巢躲避寒冷,抑或是春天即将到来哺育后代争巢穴而奋斗,将为孕育下一代新的生命,寻找新的安全乐窝。乘天冷地冻之机,几只喜鹊四处游荡窥探,想尽一切计谋,靠不劳而活来抡占巢穴。树上两只喜鹊老住户却惊恐万分,拼死拼活在相互守护。它们时而向着场院的高树飞去,时而俯冲在庭院低处,站在房脊上观同伙斗。每当主家去追赶着其它鸟时,家占防不胜防,突然另外一只黑白分叉翎羽的喜鹊,还是悠悠然飞落到巢穴顶上,上演一出鸠占鹊巢翻版滑稽戏。经过几个回合惊心动魄的战斗,总算保住了自己一生筑起的温馨家园。天上盘旋着几只喜鹊败的灰头土脸,几声凄惨的喳喳叫,像嗟叹又使心伤。喜鹊相互天空被追赶打斗,上下飞转画成一串串问号。我实在是爱莫能助,只想问那落荒而逃的喜鹊一句话:明春你们,飞到何处去安家落户建房啊?看着喜鹊之间的这场的攻与防角斗,让我充满了不尽的好奇和遐想。默默凝视着它们的这场你争我护,就像人生自强不息经典案例,爱打拼才会赢的真实写照。走过人间四季,风雨中见彩红。看花开花落,云卷云舒,观日升日落,天晴天阴。穿越人生艰苦,往往就在坚持中出现转机,张弛有度,迎接挑战,最终收获一片温暖。生死攸关,不紧不慢从容面对,兵来将挡水来土淹,方能立于不败之地,彰显出神采飞扬,笑看绿草茵茵、花香撩人的迷醉画面。妙思横想,白雪研墨,大地书写,别有一番多趣。你飞我追,你来我打,让白雪从颤抖的枯枝上簌簌落地,大自然的芸芸生灵们似乎在讲述着一个个美妙的生存法则故事。原来人生也是如此罢了。

    八点多钟,太阳斜照在阳台上。我抱着孙女阳台上朝窗外看雪景,这是她第一次见到白雪,用小手指指着窗外咿咿呀呀地说话。我打开窗扇,用小铲从外挂空调机盖子上铲回点雪,放在一个塑料合内,孙女小心用手指慢慢接触白雪,感觉冷即刻收回小手。她用木铲子玩起雪来,一会儿被全部融化雪水,不知所措直扑向我的怀抱,天真烂漫的脸庞努嘟着一张小嘴,像多次不让孙女双手拧扭奶奶脸而受委曲一样,灿烂如红花的脸上顿时像云遮有雨点落下。孙女看雪玩雪,第一次感受了雪的冰冷,了解雪融化水的神秘力量,有多好啊。

    十点半,在小区家户里办的两所幼儿园课间休息,十几孩子们在雪地里追逐嬉戏,相互打雪仗,老师忙于吆喊,注意安全。孙女在阳台的玻璃上看见楼下有小孩玩耍,拉着我的手走到家门口,用小手指指要下楼去。爷孙俩来到楼下,置身于银装素裹之中,心情格外清爽、纯净。在这灿烂的阳光照耀下,轻轻的吻在孙女娇嫩嫩的脸上,清晰有致洁白如和田玉的雪,映照着孙女那红扑扑的小脸膛,宛如夏天绽放的一朵向阳花。孙女穿着玫瑰红连体羽绒服,两手架起,姗姗迈步在雪地里,好像一个名出征航天太空的小萌宝宝。孙女跟着乱跑小孩的身后,顺着路边上踩着这满地是银粉碎玉的雪,两只小胳膊张扬着,摇摇晃晃在雪地里走来走去,松松的,软软的,还发出“嘎吱嘎吱”的响声,边走边说着慢慢,咿呀学语跟别的小孩大声喊叫。左邻右社的几个小孩走出家门,见到如此雪景再也按捺不住天真童心,一下变得欣喜若乐,在小区活动场地里仰天长啸,雪地蹦跳奔跑,用玩具团雪球用小铲堆雪人。孙女看的大朋友玩乐不可支,笑脸像飘雪艳艳红梅灿然无比,小塑料铲子弯腰铲雪时,不小心跌倒在雪地里还不想站起来,好似奥运摔跤夺冠而失场。是的,在这个冬日的雪天,我看着孙女天天在长高可爱,寒风送来一份温暖至心田的问候,亲情满怀收下至高无尚。雪天素雅宁静,给了我一份雪白的飘逸韵味,享受着天伦之乐,似缕缕温柔的春风吹开百花园。寒冷的冬天,执孙女之手,爱在冷风中转化成一股暖遍全身的热量,拉着那份十指相扣亲情的挚爱,携手一起雪地慢慢走,何尝不是一种快乐和幸福呢?

    我拿着扫帚走到私家车旁,静静地看着车顶上覆盖的厚厚白雪,心中有说不出的欢喜与温暖,真不忍心去打扰它的那般洁白纯净。用手机拍摄完毕,还是狠心扫去私家车上覆盖的雪,顺便执扫帚清扫楼前楼后路上的积雪。小区居住几位老年人也陆续来到楼下,每天按时做作晒红太阳的功课,操作南北不同地方口音拉着闲话。他们有形无神地抬起两只眼皮几道皱折的眼睛,看一看雪地上奔跑嬉闹的儿童,恍惚又回到铅华已逝的芳华岁月。听着物业人员大道上叮叮咣咣的铲雪声音,回想着自己每年腊月在老家里,曾多次扫过自家门前的雪,也扫过场院和弯弯小道的雪。每次呵呼一口热气温暖扫雪冻僵的双手,或累的腰疼在起身稍息时,望着雪地里回家留下的脚印,眼眸闪动着像是儿女一家人回家过年的身影。大雪,年年都在纷纷落下,家乡,昐一年又一年回不去老家。因横亘着沧桑岁月和亲情两座“大山”受阻。人年老随子女寄居生活,爷奶看护下辈子孙,实在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抉择。老年人思念故乡那一棵孤单冷落的心,被雪地上儿童的一片欢乐声所冲淡。外地准备过年氛围见浓,弥漫在这场雪的喜庆里,赶快抖落掉一身的烦意困倦,切换出一幅好的心境,呼出一腔夕阳无限好的豪情,经风沐雨的脸上大有写下“人生几何”之韵意。

    脚步轻盈地穿行在楼宇间的院子,看着小区在雪中开心玩耍的孩子和大人们,我内心潜藏已久的热情也被激发起来了,与孙女玩雪、嬉戏、打闹、拍照,仿佛自己又回到了那懵懂青涩的岁月,重新做了一回童年的美梦。记忆中的童年,冬天下的雪好像要比现在下的大,时间也早。那漫天飞舞的雪花啊,常常一下就是三五天。田地里裹着一层厚厚的棉被,村上放羊倌用铁皮喇叭吆喊,把分到每家每户的集体羊、个人自留羊来羊圈认领回家去,喂养上十来天半个月。按集体羊头分上几十斤玉米、高粱、黑豆饲料,按户从场上背回一大堆玉米杆、豆秸杆做饲草。村民把饲料粮用来填饱肚子,可挣百把工分,何乐不为。时过境迁,用当下流行的时髦新语来说,实际是生产队长在变相给社员发点福利,贴补生活口粮不足,队会计不折成钱到人头户也不挤占当年口粮指标。下大雪,房前屋后的树枝上,千万朵梨花一瞬间悠然绽放,化雪后,房檐下挂着一排排长短形状不一的晶莹剔透冰凌,敲断砰落地拾一块含在嘴里。村里饲养牲畜的场院、大小河的积雪很厚很厚,我与一群半大小孩可以尽情地滚雪球、堆雪人、打雪仗。那些开心的画面,早已永远地定格在我的长河记忆里。

    隆冬腊月,星稀月西,寒风凛冽,冻手冻脚,津沽环卫人员用特制大小汽车给大街小巷洒溶雪剂,像水一样落地,经过往车辆的碾压,瞬间雪融化成水,确保早上行走人员和车辆出行安全。街上对面工商银行有“嚓嚓”的扫雪声,“哧哧”的铲雪声,只见七八个人拿着扫把、铁锨在单位清扫门前主道上的积雪。太阳高升渐暖,路面到处是流动着溶化的雪水,大路小道干后如春天盐碱地白花花一片,车辆驶过带起水点溅到行人身上,待衣服吹干了像现场织补上点点白花花,烦人不待见。  

    我来到金钟河畔,入冬三九来的水面亦丰腴起来了,已结起厚厚冰层。不远处传来人们阵阵嬉笑声,循声走过去,结实的河面上吸引着众多市民前来嬉戏,享受冬日里的冰雪乐趣。有两位老者不辞劳苦把冰面上雪的打扫开一大片,就地做起出租滑冰车的生意。在一块木板上安着一个小板凳,木板下方钉着两条嵌有不锈钢角钢木条的冰车,冰上仍有不少带小木把的钢钎。由于冰面不是十分光滑,十几把滑冰椅上,大人推着儿孙在河冰面上滑来滑去,乐此不疲,男女青年轮流坐在冰车上面滑冰,玩得更是不亦乐乎。几个小学生期末上午考试结束较早,把背上背着沉重的书包放在冰面上,掏出身上零花钱也加入到滑冰队伍中去。我伫立在河畔前,看着几个小学生坐在滑冰车上那高兴劲头,两手拿着冰钎,吃力地斩着冰面滑动,思绪漫漫,不断拾起遗落在山村里似缕缕轻纱的梦,许多童年往事涌上心头。黄土苍凉,山梁起伏,沟壑万重,连绵黄土山坡地铺向远方村庄。从多个山沟淌出来的溪水汇集成涓涓一条河水,七拐八弯,经村子前流到不远处的汾河里。每到冬天,树木枯萎,万物凋零,整个山村都被封锁在严冬的淫威,家门口前这条冰冻小河,成了村上小孩每天玩耍的乐园。当时上小学念书非常简单,是在本村戏台教室的一到五年级的大复式班度过的,耳闻目睹跟着老的读写,提前预学了高年级课本内容。冬天每天读书时间只是上午几节课,认识课本上几个字和写字笔划,学点加减乘除算术,背颂抄写几条语录和“老三篇”,没有现在小学生那么多课外读物和作业。在农村上一年级语文课,老师从来不教课本里的汉语拼音字母。记的上语文第一节课,老师就翻到带有插图的“人口手足上中下”,至今我都没有学会读写汉语拼音,每次碰到不认识的字,查阅《新华字典》,是以认识的字同音为准。高考语文时有两个拼音括号里填汉字,我根据文中内容填汉字算是蒙对了,但有两个汉字词组在括号里书写正确汉语拼音,字能读出来却不会写拼音,像一个走在沙漠的迷途者傻了,眼看着丢失了一分,至今记忆犹新。

    往事如烟,早被光阴带走。陌上初见,雪舞倾城。记忆里的冰,是抄写童年的信笺,一冷一热粘手如青玉般的冰块,被丢落在岁月深处,而冬天滑冰实实在在烙印在我的心底。我两脚迈进金钟河,小心走在冰面上,时不时还打了十几个小滑步,高兴之余的刹那间,胸中不由得涌出万千情愫。在我记忆里,童年冬天冰上玩滑冰车、溜冰、打蛇螺、摔跤,带给许多的乐趣和美好回忆。深秋,自己开始收集制作滑冰车各种材料。到汾河河畔找棵杨树或柳树爬到高去,用菜刀砍几根粗树枝,找些小木板用铁钉钉成长方形状。到大队院里拾几根修拉石头平车不用的旧铁丝,在两根木棍下面分别钉两个平行的大小高低一致的粗铁丝码钉,或每根木棍上钉一根长点粗铁丝,在一尺多高小木棍将烧红铁丝一头插入并磨出尖头,捆扎结实,冰车就制成了。这种冰车滑起来安全,但滑得不快又费劲,还不能滑过被冰封堵河床涌出冰面上的水。尔后,冰车将两木棍从长到短多层垫高,短木板下钉上粗铁丝,冰钎木柄加长,铁丝接触冰面较小滑的快,坐的高能过深冰水。这款冰车掌握不好平衡易前后栽倒,每天不是鞋子进冰水就是衣服沾湿。每次我与伙伴们在冰水里弄湿的衣服,会找个向阳避风处拾柴生火,把鞋袜烤到半干不湿才敢回家吃饭,不然回家父母看见湿鞋会打骂的。有时添多干柴火苗旺,一不小心将鞋袜给烤糊了,有时不慎把鞋、衣服烧个小洞,新棉衣被铁钉子铁丝钩挂出三角口子,回到家能躲过初一不担心有十五挨骂。若被家长大人当场看见揭穿底细,如同《红楼梦》里的贾宝玉无端被老爸一顿呵斥才算了事,伟大的母亲赶快飞针走线补缝好,怕儿子外出受冻。因冬天只有身上穿的一件棉衣棉裤和一双鞋袜,家里再没有第二件棉衣可替换的。当时铁嘴钢牙满口答应父母不再去滑冰,却到了第二天依然照常滑冰不误。这些都是童年滑冰的家常便饭轶事。再稍长大点,手住着两根长棍冰钎,使用上像小说《林海雪原》那种两脚站着的滑冰板滑冰,用木头少而摔倒多。冬天乡村的小河,小孩热火朝天地在冰上“飞驰”, 乐得逍遥无比。乡村冬季休闲时间长,在冰上玩耍,尤其滑冰车成为我与村伙伴冰上最好玩具。当时农村没有听说过有什么流感,只是每到清明节前后村上熬一大铁锅中药汤子,全村大人小孩喝一碗汤药预防脑膜炎,小孩很少有感冒咳嗽。每天冰上玩耍,肚饥口喝,随手砸一块干净冰块放到嘴里,钢崩钢崩咬一口,咀嚼冰凉透心。冰车,坐着滑,跪着滑,站着滑;你先滑一会儿,他滑一会儿,整整滑过我那快乐幸福的童年。冬天里的故事,清寒的童年,都是在冰面上飞舞中度过的。

    时光如雪,来去无痕。面对金钟河冰面上摆放冰车冰钎物件,看着滑冰的大人小孩,此情而来的思念与留恋,始终萦绕在心头。我在内心里说一声,久违了。弯下腰用手抚摸到儿时的冰车,手拿斩子坐上试滑了一段距离。时光前进的脚步,从来没有因为人们思念而停止。正当我为岁月结情而发呆的时候,湛蓝的天空传来阵阵呜呜的风哨子叫声,有一群放飞的鸽子从头顶掠过,仰头呼吸着充满生活气息的清冷空气,润泽了我冬寒里寂寞无聊的回忆。前方不远冰面洁白的雪上,留下亦深亦浅两行男女青年人脚印,甚至将白雪当着见证爱情的纸张,用手指写下“我爱你张萌女”,多处还用英文写出最美的爱情字母,刻上了日月的思念。青年人的爱情,在寒风中凝合升华,携手一生一世,在白雪冰水中融化。白雪难保留住字印,但今生值得永远镌刻在记忆里,信誓旦旦,两颗爱恋之心珍藏在新建文件夹里。爱,是最美的白雪,情,像雪花飘满了冬季,也洒满了我们相爱的世界。今天这一切的发生,似乎都那么不经意地偶遇,却又好似刻意安排的那般粉墨劲舞登场,给冬日的津沽金钟河留下一道独特的美丽风景。

    娇阳当空,气温升动,给人一种温暖的感受。昨夜一场纷飞的大雪,给广袤大地洇染成一幅壮丽的水墨画,但日出好景不长,又要从赏雪人的眼里消失。屋檐上的雪在消融,水珠儿滴滴落地,路面车轮碾成雪水已浸湿鞋面,湿漉漉的草坪上,水蒸汽如薄轻蚕丝纤纤绕地。

    斜阳西下,城市渐渐地沉入夜幕中,朔月高悬,灯光静谧。窗外刮起强劲的寒风,树木不停地发出呼呼吼叫着。这样才是冬天的独有的景观,寒风更加彰显出冬天里英雄本色。雪是冬天魂魄,雪是冬天使者。倘若冬天没有风雪,便没了季节的灵气,犹如失去绿色的仲春。冬日有寒风的助威,才让在韩国平昌冬奥体育健儿们冰雪里拼搏,成为奋力前行的不竭动力。

    瑞雪兆丰年呀!冬天,只有寒风是不够的,大地还需要有雪来淡妆素描。雪,寒冷的象征,又是春天的少女,如影随形。因为每一朵洁白的雪花,都会带你快步走向通往春天的路口。

    风雨送春归,飞雪迎春到。时光斑斓,岁月飘香。冬日一场雪,,唤醒了我沉睡的童年往事,馨香了我的心灵。寒风吹跑了流年思念,呼啸刮走往日烦恼,在芳华的微风里,剪开一帘春的绿意。